“动物小说大王”乌鲁木齐开讲 打开自然王国的大门

亚心网讯(记者邢靓)5月22日,“亲近生命,走进自然”沈石溪小读者见面会在乌鲁木齐市35小举行,本次活动是由乌鲁木齐市教研中心小学语文学科研究会、乌鲁木齐市宇宙书店、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、新蕾出版社主办的。

沈石溪是我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,被誉为“动物小说大王”。他1952年生于上海,现为中国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、云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专业作家。沈石溪写了大量动物小说,出版了《中国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文集》10卷本等。

沈石溪的动物小说被公认为好读、耐读、扣人心弦,不仅吸引儿童,也有许多成年读者。他的作品《斑羚飞渡》入选人民教育出版社全国初中语文教材七年级下册,《最后一头战象》入选了人民教育出版社全国小学语文教材六年级上册,此外还有多篇作品入选湖北、山东、辽宁等地的课本。

沈石溪在17岁那年,带着“手捧香蕉,脚踩菠萝,低头一抓就是大把花生”的美好向往,随着“上山下乡”的浪潮,一路换乘火车、汽车、马车,千里颠簸来到了他心中美丽富饶的西双版纳,在这个中国最负盛名的“动植物王国”里,沈石溪接触了大量珍贵的野生动物,也由此开启了动物小说创作之门。

“你们知道吗?我养过一只小老虎。当时家里有一只奶牛,我就天天挤牛奶来喂这只小老虎……”在见面会上,沈石溪绘声绘色地向小学生讲述自己在云南生活时的亲身经历。从这些生活经历出发,沈石溪后来写成小说《一只猎雕的遭遇》等。

在小读者递来的书上,沈石溪写下“快乐阅读,快乐成长”的寄语,鼓励孩子们把阅读当成一种习惯。

□对话

沈石溪:动物小说让孩子内心变柔软

记者:您是如何开始创作动物小说的?

沈石溪:我1980年开始写动物小说,到现在35年了。当年我在西双版纳的部队担任新闻干事,有一次要炸山修公路,一放炮,野象受到惊扰,就往境外跑。因为野象是珍贵的资源,也是我国的一类保护动物,边防战士负责在不伤害大象的前提下把它们留在境内,部队又请来傣族猎人帮忙,成功阻拦了好几群大象。

我在采访这件事时,觉得这个故事很有趣,于是写了一篇小说《象群迁移的时候》,寄到北京的《儿童文学》杂志。杂志社的编辑很重视,专门跑到西双版纳来找我,让我以西双版纳为背景,以动物为主角,多创作些文章。到1985年,我一连写了8篇与动物有关的文章,出了一本书,叫做《第七条猎狗》。从此我就走上了写动物小说这条道路。

记者:西双版纳的经历对您的影响很大。

沈石溪:我生在上海,1968年初中毕业,1969年“上山下乡”,我作为上海的知青去西双版纳落户。西双版纳被誉为动物王国,现在当地有大片大片的香蕉林,种上了热带的水果,但当时都是热带雨林,我们劳动时,经常遇到大蟒蛇、猴子、野象、豹子……

我在西双版纳生活了18年,在云南生活了36年,这样一来,我对动物确实有比普通人有更多接触和了解的机会。

记者:写了这么多动物小说,您一定对动物有很多研究。

沈石溪:我写了一部关于恐龙的长篇小说,叫做《五彩龙鸟》,写侏罗纪时代的故事,我国辽西有很多恐龙化石,那里有一个中国古鸟类博物馆(记者注:恐龙与鸟的亲缘关系相近,大部分科学家视鸟类为惟一幸存发展至今的恐龙)。我到那边去搜集了大量资料,写出了这本小说,当然,情节就主要靠想象。

我养过很多动物,比如蟒蛇。在西双版纳插队时,当地人把热带雨林里比较常见的缅甸蟒称为黑尾蟒,很多人家都养。我入乡随俗,也跟着养过。西双版纳还有养象的传统,所以我也养过象。

我也养常见动物,家里最多的时候养了7条狗,8只猫,不过它们很难一起玩,为什么呢?猫最开心的时候总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,而狗是愤怒时才发出这种声音,两边语言不通,所以经常在家吵架。

记者: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动物?

沈石溪:我最喜欢马。人类发明蒸汽机前,马曾伴随人类走过了千百年的生活道路,马不仅是人类最好的生活伙伴,也曾经是人类最重要的助手。打仗的时候骑兵要骑马,没有车的时候靠马运输货物,西双版纳当年都要靠马帮。新疆也是马特别多的地方,几年前我还来新疆看过普氏野马,为普氏野马写过一部长篇小说《野马归野》。

马对人的感情不亚于狗对主人的感情。我养过好几匹马,在跟马打交道的过程当中,我觉得马非常高贵,很有自尊,它对你好,表现比较含蓄,不会像狗那么热烈那么奔放,但是它会很有个性地来到你身边,亲切地用马嘴碰碰你的裤腿,摩擦你的肩膀。

在战场上骑着马冲锋,如果战士被击中,马是不会轻易跑掉的,会守在主人的身边等他,跟人有种生死与共的情感。

记者:您的读者大多是孩子,孩子阅读动物小说有什么好处?

沈石溪:一个是知识性,动物小说先天就有很多知识点,比如亚洲象智商比较高,所有马戏团表演的大象都是亚洲象,非洲象就不可以,智商低得多。过去我们老认为冷血动物没什么感情、很凶暴,但事实上,它们也是充满情感和爱的动物。

这些知识给孩子带来一种认识:动物不是我们人类想的那么低能的,动物有情感,有血有肉。孩子要接受人与野生动物在生命形态上平等的观念,友善地对待这些朋友,让孩子的内心变得柔软。

当然,这也是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,让孩子从小喜欢阅读小说十分重要。虽然对考试、升学表面看好像没有直接作用,但是当孩子有了阅读习惯,阅读大量的文学作品之后,他就能更好地理解人生,理解命运,走向幸福,这对他的一生都是十分重要的。

记者:也是培养孩子的想象力。沈石溪:有些父母往往把孩子看成“缩小的大人”或是“没有长大的人”。其实我们要把孩子的童年看作他生命发展过程中一个单独的阶段。要尊重孩子的天性、个性,尊重他们在这个阶段暴露出来的种种“缺点”。那些“缺点”也许并不是“缺点”,只是一种天性。这样孩子才能自由成长,他的想象力、创造力才能充分得到培养。

另外,阅读大量儿童文学作品,孩子们自然就会有很丰富的想象力。我们小时候都有这样的感受:看一部文学作品,只要融进去,就会在脑海中形成一个情境,随着故事情节发展引起情境变化。这个过程其实就培养了想象力。

□链接

动物小说发展简史

动物小说是一种独特的艺术体裁。其特点在于它是以动物为主要描写对象,形象地描绘动物世界的生活、各种动物寻食、求偶、避难、御敌的情态、技能,动物在大自然中的命运、遭遇及动物间的关系,动物与人类的接触等。不但以动物为主角,也有部分作品从人类的角度出发,由动物与人类之间的互动引出故事是比较常见的形式。

加拿大作家西顿于1898年发表了《我所知道的野生动物》,被誉为“动物小说之父”。

在动物小说的领域中也有大作家,美国现实主义作家杰克·伦敦发表于上世纪初的《野性的呼唤》、《白牙》、《海狼》等都是动物小说名作。

上世纪80年代起,中国动物小说开始发展,除了沈石溪之外,著有《老班兄弟》、《重返草原》、《驯鹿之国》、《狼谷的孩子》等作品的蒙古族作家黑鹤,写《狼行成双》的邓一光,写《牧犬三部曲》、《艰难的归程》、《野狼谷传奇》的牧铃等,都是有名的动物小说家。此外,《狼图腾》也属于动物小说,但加入了更多人的元素。

[责任编辑: 王渊 ]

相关新闻: